<sub id="iagwi"></sub>
<nav id="iagwi"></nav>

    <sub id="iagwi"></sub>
      1. <form id="iagwi"><pre id="iagwi"></pre></form>

        新聞分類

        熱門關鍵詞

        聯系我們

        企業名稱:廣西大創投資管理有限公司

        聯系人:羅竹林

        手機:18977163933

        郵箱:dachuangtz@163.com

        網址:www.aterwynneblog.com

        地址:南寧市青秀區民族大道166號T2棟

        中企投資印度新能源“有戲”嗎?

        您的當前位置: 首 頁 >> 資訊中心 >> 技術知識

        中企投資印度新能源“有戲”嗎?

        發布日期:2017-01-14 作者: 點擊:

        印度向中國拋出了橄欖枝,欲與中國在新能源領域展開合作。在近日舉辦的第八屆中國(無錫)國際新能源大會暨展覽會上,印度外交部新能源司司長K.nagarajNaidu表示,希望中國光伏企業能參與到印度的新能源市場中,并透露印度政府會在離網光伏和太陽能方面提供相應的補貼。那么,印度新能源投資“有戲”嗎?

        印度有市場

        資料顯示,在關稅稅率快速下滑及技術水平不斷提高等因素影響下,印度的太陽能產業正處于高速發展時期。數據顯示,印度預計2016年新增太陽能裝機將達5400兆瓦,成為全球第四大的太陽能市場。盡管目前市場規模尚不及美國、中國和日本,但增速還是相當可觀的。

        中山大學亞太研究院副教授黃迎虹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指出,中印在能源合作方面確實具有較大潛力。目前印度政府計劃在2022年前將新能源供電能力提升到175千兆瓦,預計吸納投資2000億美元。為此,政府允許外商該項投資率可達到100%,并予以一系列的財稅優惠。“其大力推新能源投資動新能源合作的決心可見一斑。”而中國現在是世界最大的新能源生產國,在新能源發展速度和規模上首屈一指,具有強大的生產能力和豐富的發展經驗,兩國在此方面可以有很好的合作空間。“目前印度面臨的電力缺口大概是25~35兆瓦。印度有12億人口,但還有4億人仍然無法獲得所需要的電力,這對于印度而言是一個巨大的挑戰。”K.nagarajNaidu說,莫迪政府計劃保證所有人口都能用上電,為此,印度方面正積極尋找新的能源資源。

        K.nagarajNaidu表示,“印度目前太陽能設備的制造產能大概是每年7兆瓦,但是目標是100兆瓦。印度無法靠自己的生產能力來滿足這樣的裝機容量需求”,需要來自中國的合作伙伴。對于“幫助印度一起制造光伏產品”的企業,K.nagarajNaidu透露,印度政府將在“離網光伏和太陽能方面提供30%的補貼”。

        另一方面,印度也希望提升本土新能源制造的能力。K.nagarajNaidu說:“在太陽能光伏制造方面,印度做得并不是特別好,很多產品都是進口的。中國的公司擁有很多好的技術,效率也很高。”

        目前,印度已經成為中國供應商的主要新增市場。以印度進口太陽能電池組件為例,2016年4月~7月,印度進口量增長至5.8億美元,比去年同期的3.81億美元增長52%,增幅明顯。其中,中國占進口總份額的82%。

        投資需謹慎

        印度新能源產業不僅吸引了中國企業的關注。黃迎虹強調,新能源是一個資本密集型和科技密集型的產業,因此需要龐大的資金。到目前為止,日本的軟銀(softbank),中國的富士康、三一重工、天會光能都宣布了在印度這個領域的投資,美國的Sunedison(已被中國保利協鑫能源控股有限公司收購)、德國的企業也都與印度簽訂了相關的協議。此外,印度本國企業BhartiEnterprises也計劃在新能源領域進行投資。

        不過,盡管莫迪上臺后就雄心勃勃地出臺了一系列清潔能源發展計劃,但對于意欲投資的外資企業而言,要參考的遠不止這些。黃迎虹指出,外國新能源企業進入印度主要遇到的困難包括:首先,由于民粹主義的影響,印度新能源的供電價格相對較低,政府希望價格限定在低于每瓦5盧比(大約0.5元)以內,但這會客觀延長資金投入的回報時間。其次,發展新能源需要利用大量的土地,但是在印度土地征收卻是個非常艱難的問題,需要進行大量的工作,這顯然會增加投入成本(包括時間成本)。再次,印度電網基礎設施基礎薄弱,而印度政府發展新能源的動力之一就是要為偏遠地區供電,這又會增加供電企業的困難。

        另外,資料顯示,截至目前,印度國內老舊公用電力事業設施進行現代化改造的努力并沒有取得多少成果,而這又是推進能源項目的必要條件。此外,在推動印度國內各邦貫徹執行清潔能源指令方面,莫迪的權力相當有限,而新能源項目的造價昂貴。目前已知消息是,印度國家清潔能源基金規模約為26億美元,但實際上只有很少一部分會補貼到開發商和建筑商手中。

        而莫迪承諾的中央補貼也同樣很縹緲。與此同時,莫迪和印度財政部決定減少印度的預算赤字,這一數字約占目前印度國內生產總值的4%。為彌補可能出現的差額,莫迪甚至還要求西方國家施以援手,對印度和其他發展中國家的可再生能源計劃進行資助。“對中國企業而言,投資印度新能源產業所面臨的最大問題是如何選擇地點和具體投資項目。”黃迎虹指出,印度是一個聯邦國家,各地區的發展水平、政治、社會生態都有很大的不同。“在中央政府極力推動新能源發展的有利條件下,如何形成一個可行的、充分考慮各方面因素的投資計劃,并較好地與各邦及其下屬的地方政府合作,處理好與當地社區的公共關系,應該是中國企業能否在這個領域立足的前提條件。”

        相關標簽:新能源投資

        最近瀏覽:

        腾讯快三